快捷搜索:  as

成都嘉祥家长谈当年陪儿子小升初的辛酸历程

  不堪回首,小升初已经硝烟散尽。回头看,我曾经如此焦虑彷徨,儿子为了完成这一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像牛一样奋斗了一年。终于熬出头了,这一年,要感谢的人很多,首当其冲就是儿子,没有他的拼尽全力,一切都是空话;其次是他的恩师ZHI老,是ZHI老的讲解拨云散雾,让儿子看到了小升初胜利的曙光;再次是NING姐及其论坛,详实的资料和透彻的分析像路标指引了前进的道路;当然还有儿子的所有培训班的老师、学校的老师、关心他的众多亲友、各个QQ群的家长,还有很多很多......你们都是我们的贵人,能在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得到你们的帮助,是我和儿子的福分。

  我不得不申明的是,这仅仅是一篇我和儿子的心路历程。记载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既啰嗦又不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。如果您是战友,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,那是我之幸事;如果你家孩子即将小升初,倘有只言片语对您有价值,那是我的万幸;如果您认为有冒犯到您的地方,请您绕道并原谅我的无心之过。尽量,我只记事,不点名,并采用春秋笔法。

  除了我和儿子,一切都是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

  为叙述方便,本文中我就是A爸,儿子是小A,他妈妈自然就是A妈了。

  第一章——感觉很好的愉快童年

  应该说,直到五年级结束前,儿子小A的童年还算幸福。在他生长的幼年阶段(三年级前),家里很穷,住在一个大杂院里,在那里小伙伴们可以风风火火地从东家窜到西家,可以在老树下捡到嫩麻雀,可以弄起网子去院子外稻田边兜蜻蜓,甚至可能在垃圾堆旁的杂物里抓到没长毛吱吱叫着的小老鼠......

  在小A小学低段,我没有打算给他讲过于高深的知识,只是要求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独立、快速完成作业。只要做完了作业,怎样疯,不到上房揭瓦,我一般不干预。我给他订了大量的课外书,但从不强迫他读。我反正爱看书,他倒是也能静得下来。

  那时候,我经常晚饭后骑着自行车带着小A到附近的乡村公路、田间地头、河边鱼塘边去转悠,看枝头的新绿、闻野花的芬芳、下雨时感受雨滴的冰凉,落霜时摸摸初冬的新冷,我带领他认识各种农作物,甚至鼓动他亲自去拔拔秸秆,去农民新翻的地里去踩踩。我给他摆谈自己儿时干的傻事、蠢事和在山野间消磨的童年时光......

  周末,我们一般都会至少抽半天时间去逛大大小小的公园,这么说吧,包括锦里、宽窄巷子、文殊坊、动物园、植物园、活水公园、望江公园、百花潭公园、浣花溪公园、清水河公园、南郊公园、文化公园在内的的20余个公园,应该是到处镶满了我们春夏秋冬的脚印。很多公园从前到后都逛了五遍以上。

  课余,我给他找过老师学画画、学舞蹈、学表演、学主持、学唱歌、学钢琴,一切都随着他的兴趣快速转移,只要他烦了,我也就不强求了。不过有一样,他坚持下来了,达到了同龄人佼佼者的水平,不但真正成了他的兴趣,还曾获得过艺术新苗大赛十佳称号。

  第二章——当头的一闷棍

  当年4月,一天闲来无事,在网上冲浪,偶尔看到介绍LAN妈的一篇文章,不由得被她为女儿的付出折服,猛然想起再过一年,小A该小升初了。对于小升初,我原以为像小A那样的孩子(班上成绩一直稳居前三名、年年的班干部、有各种各样的特长,还外加好学上进、品行端正)任何一所学校都会抢着要的。虽说也听说过奥数、英语、语文培训,但都没放在心上。盲目且乐观着,闭塞到何种程度,这么说吧,根本分不清CW和SW,甚至完全不知道有JX这么一所学校。当看到LAN妈冒充双一家长咨询各大名校这一段,我根本不知道双一为何物,不过隐隐感觉到情况有点不妙。

  不行,我得找人问问,像小A这样的“优秀”少年,究竟抢不抢手?于是我请教百度,搜索成都小升初的各种论坛,各种QQ群,一个最直接的目的联系到高人,帮我指点迷津。

  在小升初这块,我最先接触的论坛应该是XX论坛吧,在里面,我看到了家长的各种帖子,心里慢慢开始乱了、紧张了,面对即将到来的小升初,我怎么办,小A怎么办?在论坛上我看到了CW和JX五升六招收转学生的消息,报名考试还是免费的。太好了,机会来了,我可以测一下小A和其他同龄人差距有多大,看看没有学奥数,小A是否不堪一击。

  在去CW考试前,我给小A做好了应对困难的准备:要认识到完全可能很多题都不会做,但不要放弃,要努力去尝试并力争把会做的都做了。小A进了考场,我和其他家长聊天才知道,别的孩子大多已经培训奥数两三年了,看着人山人海的家长和他们期待的眼神,尽管我还期许小A能爆冷,但在心中我已经知道,对于小升初而言,我们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。CW考试不出意料,小A没有合格,甚至成绩也没查到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准备,JX五升六拉开战幕,2700余人参加考试,录取名额大致是200人,考前小A再三说,他舍不得同学们,即便考上了,他也不想转学。我在心里默默说,孩子,如果没有奇迹,你转不了学。成绩下来了,小A离合格线差了不止40分。尤其是数学,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,只有20多分(总分110分)。

  这一闷棍重重的敲在我的头上,彻底打掉了我和小A多年积淀的优越感:我们应该怎么办?

  不,我们不能接受被就近入学的命运。我们要为了摆脱家门口的学校而奋力一搏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